滚二

江周 不良少年与复杂人生

        这片区域一直有黑社会存在,江波涛是知道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自认是个几乎不逃课,更别说抽烟喝酒打架的好学生。但这并不能成为他被一群不良少年堵在小巷子里揍的理由。
        啊——好头疼。他揉了揉脑袋,不就是拒绝了那个骄里娇气学妹的告白吗,这样一言不合就叫人揍他的女孩子真的会有人要吗?何况他没撒谎,没用什么“现在想好好学习”的烂俗借口。他就是明明白白告诉人家,我有喜欢的...

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

瞎写
(高亮)性转周注意
我流江周,ooc
写性转总有种小周是女装变态的错觉……。

战队会议。
经理对于轮回战队本赛季的优异成绩做了表扬,对轮回下赛季的美好未来提出展望,讲得那叫一个唾沫飞扬神采奕奕口若悬河滔滔不绝。周泽楷坐在一边发呆,眼睛盯着面前的会议桌。直到经理喝了口水结束了发言:“小周来给大家讲几句。”
啊,哦。
周泽楷站起来憋出这两句。
沉默了十秒,她说:“大家都很努力。加油。”
然后坐了下来。
轮回队员们看着自己的美女队长继续陷入类似神游状态,纷纷表示司空见惯。
经理也习惯了,象征性鼓了鼓掌就点了下一个:“小周辛苦了,小江来说吧。”

夏休期伊始,周泽楷加的那个联盟女选手的小群就开始疯狂地叮铃叮铃。以...

金剑 Sweetenized

事情的开端在阿尔托利亚高二那年的暑假。远坂凛交了个男朋友,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为了约会翘了在女仆咖啡厅的打工,还硬扯着她去顶班。

“莉雅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对不对?今天可是Archer那个家伙第一次说要带我出去玩诶,莉雅你不会这么狠心吧?”她摇晃着阿尔托利亚的手臂撒娇,见对方一脸不为所动,她又追加了一句,“我听说隔壁街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诶!如果莉雅答应我的话……”

阿尔托利亚觉得对于工作,这种自己翘班还让人家顶班的行为是非常不可取的——虽然远坂大小姐打工的初衷就是为了好玩。

但她立即无暇去分心想这些,在接收到远坂凛的下文后立马伸出了手:“成交。”

……其实顶班这种事情也体现了对工作的尊重嘛。...

【金剑】夕阳西下的楼顶


“夕阳西下的时刻,原来也有美妙之处。”

阿尔托利亚踮着脚眺望着远处一轮红日自天际缓缓下沉,绚烂的光芒染透了翻滚的云彩。她娇小的身影浸没在灿烂的橙红色光影里,微风拂动着一缕发丝轻盈地飘舞。

她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。金发男人看着她的背影,忍不住微微扬了扬嘴角。

阿尔托利亚回过头来,美丽的碧绿眸子中反射出夕阳耀眼的光芒,唇畔一缕难得的微微笑意。

在吉尔伽美什开口说话之前,她伸出一根食指,轻柔抵住了他的嘴唇。

“在这种时候,就不要说扫兴的话了吧。”

也许是她此刻的眼神太过温柔,散发出一种极其少见的柔软魅力,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因此生气。一丝讶异从红眸中划过,随即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愉悦。

握住...

【金剑】一块小甜饼

一个因为起床气而无比少女的Saber。ooc是起床气的锅。

难得的清晨,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。生物钟令阿尔托利亚醒了过来,但她仍然慵懒地卷着被子赖在床上。

吉尔伽美什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依然是双手插在口袋里的随性样子,自顾自走了进来,修长的身形被阳光投影在房间里。

“是在偷懒吗?阿尔托利亚,这可不像你。”

他站在门口发出嘲笑。 阿尔托利亚把头埋进被子里,恼怒地嗔道:“你这种打扰别人睡觉的人!小心找不到女朋友!”

吉尔伽美什忍不住开怀地笑了。他走进房间,单手把闹着起床气的阿尔托利亚揪起来,霸道地把睡得乱糟糟的金毛脑袋按在胸口,手搂着阿尔托利亚的脖子。

阿尔托利亚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瞬间埋在...

【李叶】正阳如许(2)

叶英心里乱成一团。

他昨夜接到山庄的飞鸽传书,说是大敌来犯,让他速归。

他便星夜兼程飞马回庄,结果还没进门就看见庄里里里外外忙得跟办丧事似的。脚还没踏进山庄的门,几个藏剑弟子便扑上来带着哭腔扯他的袖子。一时间叶英满脑子都是“大少爷三少爷”这几个词,吵得他头疼,心里也愈发沉。

“三弟他……”

无双剑叶炜,他那飞扬跳脱的三弟,一身武艺算是废了。

“医师还说能保住性命已是不可思议……可是三少爷,三少爷再也不能习武了……”

叶炜呆呆躺在榻上,昔日里明亮如星的眸子死气沉沉,半分神采也无。

叶英没说话。他原本不会安慰人。

只是那双眸子里闪过极其深切的悲哀。

“我们本是一样的人。除了剑,什么都没有。”

叶英抬头凝视着天泽楼前的...

【李叶】正阳如许(1)

除草+摸鱼,一点都不正儿八经

化名注意!年轻设定注意!可能ooc注意!

那一年叶英刚二十岁,脑袋上的冠刚加上去。头发已然是白的,姿容已然是绝代无双,一双眸却明亮如星。

李承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叶英。

那年他还不姓李,那年他刚刚投入天策门下,那年他踌躇满志满怀抱负。

他穿着一身天策新兵的服饰满目惶然站在洛阳城外,叶英便如惊鸿一般盈盈落下,轻剑带出一片璀璨的明黄光晕。

“这位兄台,”他的声音如清泉一般明澈干净,“可知这是何处?”

李承恩看着他出了神,愣愣地答:“北邙山……”

于是故事从此开始。

“在下叶……正阳。”

李承恩想了想,天策男儿好像也不用折腾那些实的虚的,又想想这人素不相识还是不要告知真名,于是脱口而出...

【百合】 草•前尘梦

这是个巨坑,巨坑,巨坑


此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,总之是个谜一般系列的一篇【啥


百合,cp:无明X应柔


这是陆应柔第六次撕掉飞鸽传书顺便逮住鸽子煮了吃掉了。

无明站在一边抱着手臂看她煮鸽子,眼神锐利冰冷——她随时都是这样的。

“你家里人好像很怕你嫁不出去了。”

“呵,”应柔冷笑了一下,“我都二十二了,早就嫁不出去了,也不知他在瞎操什么心。”

陆应柔爹走得早,娘走得更早,无明是知道的。

“我五岁上凭空冒出个哥哥,教我如何不信他蛊惑我爹,欺凌我早早没了娘亲。”那时应柔趴在她怀里闷闷地说,郁郁不乐。

无明瘫着脸说你起来你妨碍我修行了。

“你这人...

【三国】狼人杀

cp什么的见仁见智


第一天。

村子里出现了第一名死者。

“子明!!!”

村里的农夫吕蒙躺在地上大睁着眼睛死不瞑目,鲜血从他被生生剖开的肚腹中流出溅在地上,见者皆感到触目惊心,毛骨悚然。

“是狼人。”

狼人就隐藏在他们中间。

“我们需要一位警长。”

“我推选刘备刘玄德。”村草赵云首先开口,“大家伙儿平日里也都看在眼里,他德高望重,仁慈无比。”

“我倒是觉得应该由我爹来当警长。”村长的儿子曹丕烦躁的踱来踱去,“毕竟他是村长,不是吗?”

“正因为他已经是村长了,再当警长不是没有意义了么?”马超反驳。

于是最终刘备成为了警长。

而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,天边的夕阳已渐渐开始...

【三国】剧情是啥能吃吗(多cp)

现代演艺圈paro

避雷:cp策瑜曹郭权逊,文若在曹郭里打个酱油

没有剧情没有剧情没有剧情,重要的事说三遍


    周瑜是被闹钟吵醒的。
    他拿起来按掉,然后看了一眼。
    八点一刻。
    他偏偏头往窗外看,天早已大亮,初夏的阳光伴着微风清清浅浅透过雪白的窗帘落进来,带着一缕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。
    周瑜动了动身子,脸色不由得一白,又一红。
   ...

常年失踪人口/百合狂魔/挖坑狂魔/跳坑狂魔

关注的博客